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中国为什么要上自主3G技术TD-SCDMA

中国为什么要上自主3G技术TD-SCDMA

 

3G来了,经常有些朋友来问我,“为什么中国要搞三家运营商三个标准,搞一个标准不行吗?”类似的问题很多,比如“中国移动为什么要上自己的3G标准TD-SCDMA?”。我被问到这个问题,基本上是没有太多话讲的,不是我不知道原因,而是原因太多,也太复杂,几句话很难将讲清楚。所以今天写文章讨论一个这个问题,欢迎大家拍砖。

其实谈到这个问题,我们不能不说说TD历史。

 

科技成就国力

 

前一段时间《南京、南京》非常火,我这里不是讨论这个影片拍摄的如何,而是我们应该从历史的角度看国强、国弱的问题。中国在中日甲午战争的时期,虽然是和日本人打了一场败仗,但是我们是在海上打的。也就是说当时我们的国力虽然在海上打不过日本人,但是我们还是有能力和日本较劲的(也有史料表明,中日甲午海战,中国并不输在装备上,而是输在指挥上)。而在几十年之后,在1937年,我们却被日本人屠城。我们思考一个问题,为什么日本弹丸之地,还这么强。这说明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,科技水平决定了一个国家的强弱。我们不能忘记在二战时,日本就有七、八艘航母,而现在中国一艘还没有。

没有科技技术就会被人欺负的,二战以后,全世界相对稳定,但是在这样一个情况下,形成了东西方的两极,东方和西方,最后东方经济垮台,因为东方以苏联为代表的国家,只把少量的经济建立在军事科技上。最后的情况下,国力在军费竞赛中被拖垮。

自主科学技术的重要性,我就不再说了。有人说了,你说讲的和3G的自主技术标准没关系。好吧,是没有太多关系,我们不用别人的技术,也可学习别人的技术,不过大家还是应该继续听我向下讲。

 

中国3G标准化的由来

 

什么是3G,就是第三代通信标准,谈到标准,就要从第一代通信标准谈起,第一代通信标准是什么?就是大哥大。当年大哥大是个奢侈玩意,一部就要2、3万,当时人均收入只有几百块钱,也就是说当时一部大哥大可能是几十个人一年的收入。那么当时大哥大的,中国投入了多少钱呐?我记得是2000亿。这都是拿中国当年很紧缺的外汇换来的,中国没有自己的产品,只能买国外的。准确说是买美国摩托罗拉的。当然不只是中国人买摩托的,欧洲人也在买。欧洲人也花了不少钱。

大哥大用了几年,技术发展了,第二代移动通讯出现了。欧洲人明白了需要有自己的标准,所以欧洲的2G标准就是后来我们也用的GSM技术,美国人也有自己的2G标准CDMA技术。2G标准的不通用,给世界各国之间的漫游来了很多问题,所以在2G升到3G这个时候,国际电联(国际电信联盟)要统一标准。国际电联为了避免多标准,准备要做一个统一的标准。1996年,国际电信联盟全世界范围征集第三代标准,中国在当时的移动通讯产业一无所有,不过欧洲人不干了,不能让美国人把钱赚走了。欧洲人和美国人开始为了标准掐架,掐架的原因很简单,大家了各自的利益。

1998年6月30号,是国际电信联盟递交标准的最后一天,这天以后,所有递交的标准都不能成为3G标准。这里有个小插曲在这10年之后,2008年,美国又把他的一个标准,就是WiMax ,也提交也成为提交电联,最后讨论通过,成为了3G标准,98年不允许的3G标准,结果十年以后,美国人又提交了,这个事情根本不是凭技术,是凭国家实力。

什么标准能不能成为国际标准?这是一场国力的交战,从1998到2000年两年的时间,全世界开了很多的会议,中国的大唐公司是代表中国参加会议的。这里面要说说大唐的背景,大唐虽然是上市公司,但实际上他是原邮电部电信研究院的硬件院。(邮电部的演进历史是邮电部->信产部->工信部)如果去过大唐的人都知道,大唐现在与工信部电信研究院(原信产部软院)在一个院子里,大家就明白这个渊源了。不过中国代表在这个事情上是没多少发言权的,国标标准演变成了欧洲标准(后来发展为WCDMA标准)和美国(后来发展为CDMA200标准)标准二选一的情况。

1999年的5月份,伦敦有一次会议,最后的结果对美国非常的不利,于是美国人找到中国人,要和中国人合作,请中国从中说几句话。中国本来属于一个随大流的,没有实力和欧美拼的。这次来了机会,第二天会议时中国代表团建议,应该保留两到三个标准,以后再弄到一个标准,中国人一说完,美国人鼓掌,最后形成一个统一思想,我们不要一个标准了,我们要三个标准。最后国际电联批准了三个标准,也就是现在的欧洲WCDMA标准和美国的CDMA200标准、中国的TD-SCDMA标准。日本和韩国都提交了自己的标准,韩国人的标准连入围都没有,日本人的标准入围了,但最后没有核准。

TD-SCDMA标准对中国来说,来之不易,我们不能随便放弃这个标准,于是就由大唐来制定规范并实施,当然大唐只是产业链的一环,并不是TD标准的全部。

 

3G标准成了很多问题的筹码

 

要说为啥3G上不上TD,讨论了这么多年,其实还有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,3G标准成了很多问题的筹码。中国和外国贸易逆差很多年,中国出口到欧美大量的小商品,比如玩具、火机之类的。而欧美强烈要求减少贸易逆差,中国减少逆差只有几种方式,买大飞机、买高铁,再就是买移动通信设备了。

还有,中国的运营商,在很早之前就是个怪胎,联通能力极差,非要让他担负两张网的任务,还这几家固话运营商,也是不平衡。3G成了发某张网给某个运营商作为调整几大运营商的砝码。

 

军用网问题也是TD的核心任务

 

军用通信网,牵扯到国家的核心安全的问题,如果用欧美标准,再加上欧美的设备,一旦发生战争,那不堪设想。所以国家必须有自己标准的设备。这可能是高于一起目的的任务。关于这一部分,我不想细聊了,我知道的也不多,不过能够肯定的是TD有自己的军用网部分。

 

TD还是有可能走出国门的

 

现在3G的市场份额,如果不算中移动现有的TD份额的话,大概是 78% WCDMA 和 22% CDMA2000。 TD还没有一个很好的商用网。而且世界上的通讯技术,先进国家正在从3.5的HSPA技术走向4G-LTE技术。从现状看,TD好像走出国门没有戏了。

不过我认为走出国门也不是没有可能,很多国家并不愿意用美国和欧洲的系统,价格是重要的问题,但问题不只是价格,中国卖的系统价格相对比较便宜。华为现在全世界信息市场占了50%,是中东、南美、东南亚、南亚这些国家。TD走出去不是要霸占市场,而是能够争取到有市场份额就可以了,以后会在TD-LTE这样在4G里面,我们可以由更多的话语权,我们并不追求TD在全世界铺开。但是总是还是有一些的。

TD不等于大唐,TD在开始提出的时候,大唐是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,但是大唐未必是最后的受益者。华为合作建立鼎桥,实际上鼎桥没有华为的风格,鼎桥是德国的东西,节奏很慢,所以鼎桥根本搞不起TD,华为当时对TD的态度就是放弃,但是现在华为在WCDMA方面有很大的成功,700亿来自海外市场,现在在TD领域,华为派了一部分人去了鼎桥,现在销售,华为单独做,未来华为会谋求15—20%的市场份额,所以华为也是在这个领域会有所建树的。

 

讨论TD的文章,不要时后诸葛亮,很多人都是这样说,貌似某些专家也经常提一些问题,比如“我们不应该上TD,上TD有什么不好处。”。我想提这些问题之前先想想如果自己是这个事情决断者,自己应该怎么办,而不是到处指责。TD很多事情有历史原因的。我们不能孤立的看某个问题,应该联系起来,综合起来,把历史原因和解决方案都放在里面,来看某个问题,这才是正解。(文:王英雄)

 

注:文章很多观点得易于项立刚老师,在这里感谢项老师对我们电信知识的普及。